银行能突破第三方支付的埋伏吗

7月31日,国盈酝酿已久的非银行支付机构网上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立即引发了公众的热烈讨论。相当多的舆论认为征求意见稿对第三方支付过于苛刻,这将抑制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和创新。

事实上,对第三方支付的限制性规定来自交叉认证、转移目标、支付限额等。在详细的审查意见草案中,明显束缚了第三方支付机构“诺腾空的空间,而以第三方支付为核心枢纽的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势头将会减弱。

毫无疑问,央行要求发行“意见稿”的核心要求在于维护传统商业银行的利益,而“意见稿”在面对舆论压力时具有如此明显的倾向性。当然,也有一些表面上合法的原因,即不排除少数第三方机构确实存在违规行为。然而,“和孩子们一起扔洗澡水”不符合央行的政策逻辑。因此,意见稿的核心要求是在特定时期用特殊政策达到特殊目的(保护商业银行的利益,从而更有效地稳定a股市场)。

然而,央行的政策呼吁意味着无能为力,最终将在中长期内实现。在短期内支持商业银行后,传统商业银行能否在支付、转账和结算领域尽快实现低成本高效率,从而成功突破互联网金融的十面埋伏,仍然是一个大问号。

事实上,回顾我国第三方支付的发展历程,我们会发现,以支付宝和财付通(Tenpay)为首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之所以在我国萌芽并逐渐扩张到传统商业银行害怕的地步,并不在于政策的支持或压制,而在于市场内生的客观需求。

例如,与网上银行相比,用户使用第三方支付平台进行支付和转账,不仅更加方便快捷,而且成本更低。另一个例子是,第三方支付平台通过与货币基金组织的无缝连接,可以带来比传统意义上活期存款更多的收入。然而,商业银行基于其对利差收入的垄断依赖,即使其技术水平可以升级为类似“支付宝-余额宝”的转换模式,也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

这是第三方支付“为山开路”变得越来越强大的根本途径。

也正因为如此,十多年来,尽管来自商业银行甚至监管机构的阻力不断,第三方支付反而越来越勇敢地下降。与传统商业银行相比,在持续的政策保护下,它们的盈利能力和创新能力越来越弱。

为了实现这一点,没有必要过于担心当前对第三方支付的政策压力。基层色彩浓厚的第三方支付不仅不可能变得压抑,而且另一天空可能很快就会受到“变化有意义”的生命力诠释。

相反,在短期政策红利之后,我们担心传统商业银行将来能否通过这种方式突破,而不是一直依赖政策保护。

至于监管部门抑制第三方支付的政策,阿里蚂蚁金融服务可以说准备充分。

例如,关于意见稿中规定的网上购物限额,支付宝手机钱包APP已经推出了“蚂蚁花”和“蚂蚁借贷”两大功能(类似于“京东白皮书”),也就是说,“意见稿”中规定的网上购物限额已经成功突破,将支付限额改为网上信用业务——无论网上消费金额不足还是网下资金需求迫切,用户都可以通过打开上述两大功能来满足需求,不受意见稿中的政策限制。

另一个例子是“银行账户和支付账户之间必须进行同名转账”的规定,这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具有最致命的负面影响。由于“同名转让”的限制,第三方支付被完全排除在“不属于网上购物范围的商品和服务”之外。这些由熟人、单位和个人组成的交易转移一直是第三方支付持续创新和发展的潜力。

但是,如果我们换一种思维,当前腾讯系已经成立微众银行,阿里系也已经成立网商银行,而如果将财付通和支付宝仅作为其对应银行的内部支付机构,而不是第三方支付机构,那么,尽管会抑制财付通和支付宝外围拓展的空间,但是,却能够彻底突破意见稿中“同名转账”这一限制,其分别所对应的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更可因此而获益良多。但是,如果我们改变想法,腾讯已经成立了微型银行,阿里也成立了互联网商户银行,如果财付通和支付宝只是作为其相应银行的内部支付机构,而不是第三方支付机构,那么虽然财付通和支付宝外围的空扩张将会受到抑制,意见稿中“同名转账”的限制可以完全突破,分别对应财付通和支付宝的微型银行和互联网商户银行将从中受益匪浅。

向传统商业银行倾斜的政策很难扼杀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活力,但它可能会让中国互联网金融创新的道路有点坎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