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矿石巨头利用中国指数在定价权竞争中名列前茅

一方面,它是世界上最大的进口量;另一方面,它缺乏发言权,导致定价权和巨额外汇的丧失。

拥有14年历史的铁矿石定价权最近终于从中国获得了一点话语权。

1月26日,澳大利亚矿石生产商必和必拓(BHP Billiton)证实,在与中国客户续签合同时,使用了中国的MySteel铁矿石指数。

这是中国在铁矿石定价权的长期斗争中取得的成就。

事实上,2015年,在印度铁矿石生产商中,MySteel指数已经成为定价参考之一。

“钢铁行业上下游产业链的均衡发展有利于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

我们必须认识到进口铁矿石的价格与钢铁企业的利润密切相关。矿业企业与钢铁企业相互依存,需要协调发展。双方都在合理的利润空范围内运营,这对双方都有利。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王英生表达了这一观点。

然而,铁矿石价格争端远未结束。

三大铁矿石巨头中的另外两家力拓和淡水河谷尚未发表声明。然而,在与必和必拓的合同中,我的钢铁公司将如何影响铁矿石的最终价格还有待观察。

寻求定价权但没有定价权的铁矿石在2018年上演了一出奇幻剧。

2018年1月16日,螺纹钢从40天前的5040元/吨下跌至3959元/吨,跌幅为21.4%,但铁矿石价格却逆势飙升。同时,进口货量亦上升。1月19日,中国铁矿石库存飙升至1.54亿吨,创下新纪录,而且仍在上升。

分析家认为,春节临近有一些原因。钢厂已经开始囤积和补充库存,采购量也有所增加,导致短期市场需求增加。

然而,此类声明未能说服钢铁公司。

春节每年都举行。虽然它有一定的拉动作用,但它是否会造成铁矿石和钢铁走势如此之大的偏差,还是值得怀疑的。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封钢铁行业普通从业者写给领导者空的信诞生了,这是指资本投机。

事实上,从2004年开始,中国取代日本成为国际铁矿石贸易的最大买家,“中国的特殊需求”开始成为影响铁矿石价格变化的主导因素。从那以后,铁矿石价格年复一年上涨,根本无法控制。

2010年,长期铁矿石协调机制被放弃,新的铁矿石定价模式尚未确定,这是供需双方争议最激烈的阶段。

在2010年9月于东京举行的世界钢铁协会年会上,来自所有钢铁企业的普遍反馈是,“当前季度指数定价导致钢铁价格大幅波动,周期不断增加”。

与此同时,铁矿石的“指数化”和“金融化”趋势逐渐显现。如何从中获得最大的利益已经成为中国谈判团队最大的压力。

然而,中国代表团很快发现自己想得太多了。

在“供过于求”的情况下,时任南京钢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的杨思明发现,与三大矿山的定价模式几乎“没有商量的余地”。

世界各地的钢厂不得不接受这种新的定价机制。

自从年度铁矿石定价长期协调机制被指数定价模型取代以来,铁矿石现货和期货定价模型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与此同时,小样本决定大市场价格的制度受到质疑。

普氏指数的样本量约占全球海运铁矿石市场贸易量的3.41%。如此小的样本量决定了整个市场价格的走势,其不合理性是不言而喻的。

关键问题是普氏指数估值的主要依据是当天最高的买方报价和最低的卖方报价,而不管实际交易是否发生。

“对铁矿石价格影响极大的普式指数只是靠打电话去咨询几艘船的成交以及行内人士的‘盘感’而得出成交价格,在如此稀少的成交量下得出的‘现货价’其实没有什么指导性,只要有人不断报上最高价,根本无需任何对手回应,就可以操纵普氏指数,而普氏指数的上涨,也就连带造成铁矿石现货价格的上涨。对铁矿石价格有很大影响的通用指数,只是通过打电话询问几艘船的交易和内部人士的“市场感觉”来获得交易价格。在如此小的交易额下获得的“现货价格”没有任何指导意义。只要一些人继续报出最高价格,他们就可以操纵通用指数,而没有任何对手的回应。共同指数的上涨也将导致铁矿石现货价格的上涨。

”一位大宗商品分析师指出。

作为仅次于原油的第二大进口国,中国每年需要从海外进口10亿吨铁矿石。

铁矿石的高价将大量利润集中在海外矿山手中。

2017年,中国全年进口铁矿石10.75亿吨,同比增长5%。中国一个月进口近1亿吨,如果增长1美元,损失近1亿美元。根据外资操纵的结论,本轮外资操纵导致该指数至少上涨10-15美元。中国钢铁企业一个月亏损100多亿元,造成大量外汇损失,整个产业链的利润流向外国矿业企业。

为了增加话语权,工业和信息化部原材料工业部于2012年在北京举办了铁矿石价格形成机制研讨会,明确表示将“利用当前铁矿石进口增速放缓、价格下跌的机会,推动建立更加合理的铁矿石定价机制”

此后,中国政府和企业采取了一些措施来降低成本,如中铝持有力拓9.3%的股份,湖南吕林燕钢铁持有FMG的股份,五矿收购澳大利亚OZ和铁矿。

然而,2013年,矿山价格下跌,中国企业采购项目的持续发展将面临搁置和巨大损失,这并没有达到预期。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共同目标是利用现货交易平台作为数据源,建立自己的铁矿石价格指数。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2011年9月,中国钢铁协会、中国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和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联合推出了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CIOPI),而普氏也在积极寻找Corex和GO进行谈判,并考虑在更大程度上使用中国铁矿石指数作为计算依据。

在2017年9月27日举行的第17届中国钢铁原料国际研讨会上,中国钢铁协会向外国代表强烈表示,中国目前正在准备各种替代指标,并已与各行业参与者和主要决策者进行了谈判。

宝钢还响应了中国钢铁协会的呼吁,要求钢厂拥有更大的议价能力。

2018年1月18日,在北京铁矿石交易中心2017年年会上,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中国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北京产权交易所,以及国内外钢铁企业、鞍山钢铁公司、首钢钢铁公司、淡水河谷、必和必拓、FMG等铁矿石生产和交易企业再次讨论了铁矿石定价问题。

「我们支持以铁矿石指数为基础的定价方法,并将继续推动发展更可靠的铁矿石指数系统。

”必和必拓说。

中国一贯支持铁矿石市场定价机制的改革,并将采用更透明、更合理、更准确的反映市场基本面的定价体系。

这是中国指数来之不易的胜利。

然而,业内人士发现,必和必拓此次采用的数据来自“我的钢铁网络”,属于私人数据,而中国官方数据(CIOPI)没有考虑在内。

据了解,我的钢铁指数(MySteel iron ore index)是由上海钢铁联盟旗下的“我的钢铁网络”编制的,自2005年以来一直向公众发布。

该指数以2005年1月为基础,反映了中国铁矿石不同阶段的价格水平和变化趋势。印度铁矿石生产商以前曾将其用作定价参考。

其中一个细节是,自2017年8月25日以来,该网站在CIOPI主页上没有发布新的索引信息。目前,实时信息只能在钢铁相关网站上找到。

“首席信息官的任期相对较短,从2011年开始酝酿。才7年,还没有形成大规模的影响。然而,MySteel自2005年以来一直发布数据,市场接受度很高,这可能是其被采用的原因之一。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王英生认为,中国钢铁协会目前正在推动混合指数定价,以建立双方都能接受的科学、合理、公平的定价机制,促进钢铁行业上下游企业的健康发展。

无论通过与否,这项工作将继续向前推进。

编制迈斯泰尔铁矿石指数的上海钢铁联盟没有对必和必拓纳入定价机制发表评论。

事实上,早在2015年,必和必拓就使用迈斯泰尔铁矿石指数为两批货物定价。这是国际铁矿石巨头首次在定价时参考中国的铁矿石指数。

与普氏铁矿石指数相比,迈斯泰尔指数(MySteel Index)被认为具有相似的定价机制,两者之间的实时价格差异不大。

“中国已经是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和最大的钢铁生产国,并在铁矿石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

“十亿海军航运大数据部总经理林书来告诉记者。

业内人士表示,中国指数的采用可能会改善铁矿石频繁的“过山车”。

然而,它仍然需要时间来测试它的有效性以及它是否能满足预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