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什·克里对华贸易政策

在当前的美国总统选举中,国际贸易问题已经成为最重要的议题之一。

其中,美国应该如何处理与中国的贸易关系是两党候选人争论的焦点。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布什的支持者认为,布什总统立场坚定,在与中国的谈判过程中表现出非凡的领导力。然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克里的支持者认为,布什政府在处理美中贸易争端时过于被动。如果克里当选总统,他将对中国采取积极一致的贸易政策。

过去十年来,贸易全球化的结果使得国际贸易问题在美国总统选举中变得越来越重要。

目前,美国就业市场上有1200万个工作岗位依赖于美国与其他国家的贸易,600万个工作岗位来自外国企业在美国的投资。普通美国人的生活与贸易密切相关。

美国商务部国际贸易副部长奥尔多纳斯(Aldonas)表示,布什总统在过去四年中在贸易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最重要的是,他表现出了坚定的领导力:“布什总统已经为美国出口商在智利、新加坡和澳大利亚开放了市场。

他担心贸易法是否得到实施。他签署了一项法案,扩大对因贸易而失业的人的援助。

此外,早在任何民主党人发现美国制造业面临危机之前,布什总统就鼓励制造业改革。

最重要的是,布什总统在制定美国贸易政策过程中都展现出决心的领导能力。最重要的是,布什总统在制定美国贸易政策的过程中表现出了坚定的领导力。

“布鲁金斯学会贫困与全球经济主任、克林顿政府时期的国家经济顾问雷切尔·布雷纳德(Rachel brainerd)批评说,在布什总统过去四年的领导下,美国企业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下降,美国实际出口近几十年来首次下降,贸易协定没有得到执行。

布雷纳德说,奥尔德纳斯对布什总统领导能力的评价并没有给美国经济带来巨大的实际利益。

他说:“根据布什竞选团队提供的信息,布什总统过去四年在贸易方面的主要成就是与12个国家签署了双边贸易协定。

这听起来不错,但根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分析,美国经济从这些双边贸易协定中获益甚少。

美国对这12个国家的出口仅占美国出口的7%。

其中许多政策是外交政策的产物,与美国的经济利益没有直接关系。

克里的智囊团希望采取积极的政策支持克里,他说克里的贸易政策侧重于帮助美国企业重获竞争力,确保美国人民能够从贸易中受益,确保贸易协定能够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以及确保失业工人能够获得政府援助。

此外,有必要对中国采取积极的政策。

他说,“克里认为,美国必须对中国融入世界经济采取积极主动的态度。

因为这是美国在经济和战略上面临的最重要和最复杂的挑战之一。

如果我们在此过程中对美国国内经济的影响视而不见,我们将面临巨大风险。

在问题出现之前,我们必须做好预测,并寻求解决办法。

布什总统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时宣布完成这项任务,然后允许中美之间的摩擦增加。他直到今年才积极处理这些问题,因为今年是总统选举年。

然而,支持布什总统的奥尔德纳斯(Aldonas)表示,布什总统在与中国的贸易关系中一直表现出积极主动的态度,并取得了实际成果:“两年前,我们都担心中国不会履行加入世贸组织的义务。

但是布什总统提出了与中国的贸易战略。

记住,当时我们在战略上需要中国的帮助,比如六方会谈和反恐战争,但是布什总统仍然没有退缩。

他说,如果这影响到美国的就业机会和世贸组织的原则,那么我们的工作就是让中国履行承诺。

布什总统建议我们必须有一个系统的战略。他每个月都派一名内阁官员去见我们在中国的朋友。布什总统去年12月会见了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此后,国务院副总理吴仪与商务部长埃文斯和贸易代表佐利克举行了会谈。最后,该方法取得了成功。

“至于美中贸易关系中的棘手问题和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布雷纳德在回应美国之音记者提问时说,克里认为,为了缓解美中贸易逆差,中国必须首先履行其世贸组织承诺,其次必须正视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的行为:“美中贸易逆差问题将是美国对华总体贸易政策的产物。

主要方法必须基于中国未能在这些领域执行世贸组织的原则。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就这个问题写了许多报告。根据对这些报告的分析,中国有一半的领域没有执行世贸组织协定。

二是解决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的问题。

这不仅是中美之间的问题,也是世界和亚太地区平衡的关键。

第三,我们必须主动处理问题,而不是事后反应。

“布什政府:知识产权问题不容忽视美国商务部国际贸易副部长奥尔多纳斯(Aldonas)在回答美国之音记者的提问时说,他认为解决美中贸易逆差的一种方式是提高美国人民的储蓄率。

132彩票返钱

他说,如果美国要解决贸易赤字问题,就必须首先改变美国的税率制度,鼓励人们储蓄。此外,布什政府认为,为了解决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逆差问题,不应忽视知识产权。

奥尔德纳斯说:“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令人担忧。

我提到了中国的知识产权问题。

事实上,这是美中贸易的主要障碍。

希望在中国市场投资的美国投资者和出口商担心,他们产品的知识产权将被摧毁,他们的产品必须与假冒和盗版产品竞争。

这是我们非常关心的问题。

我们正与中国领导人合作解决这一问题,但要取得切实成果,我们仍需依靠当地执法单位的合作。

发表评论